民办教育律师网
 

设立运营 >> 民办幼儿园

投资幼儿园须谨慎面对风险

日期:2018-07-31 来源:网 作者:网 阅读:18次 [字体: ] 背景色:        

投资幼儿园须谨慎面对风险

来源:中国经营报

民办幼儿园

2010年夏天,北京爆出某家长排队8天8夜给孩子争取一个入幼儿园名额的新闻,其背后反映的不仅仅是北京幼儿入园难的现实,更映射出投资幼儿园的巨大商机。

近年来,在政策鼓励和适龄入园儿童增多的情况下,民办幼儿园市场迅速升温,数十个全国性的民办幼儿园品牌在各地开花,不少个人投资者也瞄准了投资幼儿园的机会。不过,对于投资者来说,只有政策的支持和市场的刺激是远远不够的。要想成功投资这一学前教育市场,还需要做好扎实的内功和长线经营的准备。

政策空间广阔

“国家政策一直鼓励社会资金进入教育领域,教育规划纲要中提到的学前教育应‘以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方式发展。”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杨志彬介绍,在现阶段,我国的公办幼儿园远远满足不了数量众多的学龄前儿童的入园需求。由于我国人口众多,基础设施和相关服务欠缺,而9年义务教育也才刚刚达成阶段性目标,这时让教育部门出巨资去普及学前教育肯定不现实。因此,目前的国情也决定了民办幼儿园在现阶段的学前教育中具有重要地位。

相关数字也验证了杨志彬的说法。国家副督学郭福昌在2010年2月曾透露,目前全国共有13.4万所幼儿园,其中民办幼儿园8.3万所,占62%。而由于各地情况不同,在学前教育政策的方向上也有差异。

比如在云南,当地政府对幼儿园的政策是“民进公退”;而北京,近几年政府正在准备加大学前教育的经费投入,争取到2015年全面普及学前教育。但从总体上看,专家认为民办幼儿园在未来几年内仍拥有广阔的市场空间。

来自市场的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中国现有7000万3岁以下的婴幼儿,按照每个孩子的花销中30%用于教育消费来推算,国内早期教育市场潜力达到100多亿元的规模,正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即使在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下,VC、PE对学前教育的投资也稳定增加。”在2008年获得风险投资的红黄蓝教育机构董事长史燕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市场需求旺盛

据统计,目前中国正进入一个新的人口生育高峰期。近三年来,仅北京就有新生儿46万人。但是,目前所有在北京市教委注册的幼儿园只能接收22.6万个孩子,缺口达50%以上。由于供不应求,一些口碑好的公办幼儿园每年招生前都不敢提前公告报名时间。原本只有几十个入园名额,往往会引来几倍,甚至上百倍的家长前去报名。而为了报上名,一些公办幼儿园门外甚至出现了搭帐篷日夜排队的家长。

“在公办幼儿园数量少、规模小、门槛高的背景下,民办幼儿园也恰逢‘供不应求’的发展良机,甚至出现‘开一家园,满一家园’的现象。”史燕来表示。记者发现,在石景山区的高娃钢琴双语幼儿园,学费在三年内不断攀高,从每月3500元涨到目前每月4500元,仍挡不住高涨的需求。一些贵族幼儿园甚至达到了每年学费10万元的水平。

在市场需求的刺激下,诸多幼儿园品牌纷纷加快了扩张速度。北京红缨幼儿园连锁自2007年以来,以平均每个月15家加盟幼儿园的速度发展,目前已在全国发展连锁幼儿园500家;而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品牌大地幼儿园,从2005年100家左右的规模,发展到2009年的200家,如今仍以每年20%的速度扩张。

伴随着大量民办幼儿园品牌的出现,竞争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为了凸显自身的优势,各大幼儿园品牌也推出了自己的教学特色,如“金色摇篮”的特长是潜能开发,“刘诗昆”和“高娃”的特色是钢琴,而“红黄蓝”则以0~6岁的一体化教育体系,让亲子班与幼儿园互动成为特色。与此同时,还涌现出了大量打双语牌、蒙特梭利牌、多元智能化牌,或是混搭的方式出现的幼儿园。

“各种类型的民办幼儿园满足了不同阶层的家长、不同特长的孩子们的需求。”杨志彬向记者表示,公办幼儿园由国家统一教材,在自主性和灵活性方面差一些,而民办幼儿园能够让不同的孩子根据自己的特长,得到更适合的培养,自然会获得极大的发展空间。

风险之一:超速扩张

幼儿园品牌快速复制潜藏巨大风险

高速扩张危机四伏

幼儿园广阔的市场前景吸引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投资,随着幼儿园品牌以连锁的方式扩张,规模快速壮大,如今全国已经有数十家连锁品牌幼儿园。而这些早期教育品牌在快速膨胀后,经营状况良莠不齐,即使在大好的市场背景下也有不少由于经营不善而倒闭的幼儿园。

面对风投时的纠结

教育行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它不同于生产某种产品,或是引爆某一个市场。这个行业意味着培育和引导,启迪人的心灵。而风投的出现,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行业变得硝烟四起。自新东方成功上市后,教育培训行业开始成为风投追逐的目标,学大、学而思、华图教育等一批批教育机构在近两年迅速获得投资。

由于国家推行9年义务教育制,风险投资机构可以“下手”的环节主要是高中以后和学前教育两头。而民办大学这两年由于受政策的影响经营惨淡,能够让风险投资机构为之兴奋的,莫过于学前教育这块热土。

面对送上门的巨额投资,学前教育市场中有几种具有代表性的心态或选择。

第一种以汇佳幼儿园为代表,持审慎态度。“这两年不断地有各种风投机构找上门来,提出投资意向,今天还有一家新加坡的投资机构前来洽谈。”汇佳幼儿园相关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由于汇佳自身具有完整运营主体,有良好的现金流支撑,因此他们对于引入投资一直持审慎的态度。因为引入风投可能意味着要面临资本高回报的压力,而汇佳不想承受这种压力。

但并不是所有的幼儿园都能拒绝这份送上门的大餐。大地、新贝、华浦、红黄蓝等众多儿童教育机构都先后获得了资本注资,甚至有的幼儿园品牌刚成立不久就获得了风投。借着资本的力量,各大教育机构也开始在市场进行跑马圈地式的扩张。这是第二种心态的代表。

如今只有5家直营幼儿园的美格双语幼儿园董事长毕晓阳对于风投的态度是,既期待又担心。期待是因为幼儿园的生存和发展需要钱,而今已经发展到5个园区,正处于瓶颈期的美格需要资金引入更专业的人才,为课程体系、营养系统、培训体系进行投入,也要储备师资力量为日后的扩张做准备,种种计划都需要资金的支撑。

不过,一旦引入了风投,从资金到位的那一天开始,企业就等于上了发条停不下来了,为了风投提出的在一年或几年后要达到的指标而快速运转。2006年,毕晓阳曾经成立了一家公司专门研究幼儿园的标准化管理,为引入投资做准备,后来她放弃了这条路。她觉得,做幼儿园责任重大,还是先稳妥地发展,把课程体系、人才储备等地基做牢了,再去扩张。但现在面对资金瓶颈,她需要重新作出抉择。

连锁加盟的隐忧

国内比较有特色的如汇佳、红黄蓝、美格等幼儿园品牌,从一家发展到几家或是几十家,花费了近10年的时间。而近几年,有的幼儿园品牌依靠连锁加盟的方式,从一出现就快速扩张,速度惊人,一年就能开出100多家。有的则号称在全国有几百甚至上千家连锁幼儿园。

连锁的快速复制优势真的能让这些幼儿园品牌大放异彩吗?

“所有做幼儿园加盟的企业都会承诺加盟商在理念、经营模式的品质上不走样,可是加盟必然会有不好掌控的地方。很多品牌都是加盟得快,脱离得也快。有的加盟商今年加盟了,明年步入正轨后,就不再交加盟费,与总部脱钩。有些情况是总部不可控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直营幼儿园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记者以加盟者的身份向广州一家规模较大的幼教连锁机构咨询,被告知,加盟后可获得的总部指导包括每年一周左右的总部培训,也可以由总部派园长进行3~5天的指导。这些短暂的培训和指导对于一个全新的幼儿园能够起到怎样的作用,很难预测。

连锁加盟需要总部有强大的实力支撑,这不是简单的品牌或是课件、教具给予,而是标准化的体系以及强大的培训指导能力和人才输出。在2008年融资后,红黄蓝暂停了8个月的加盟业务。“放弃短期的利益,是为了重新梳理模式,加大科研和标准化研究投入,为下一步更好支撑发展做准备。”史燕来告诉记者,如今,红黄蓝为加盟园提供了一套完整、系统、操作性强的标准化服务内容,有大大小小20本标准化手册,让投资人遇到难题时可以随时找到解决办法,在经营规模扩大的同时保证连锁的品质。

当然,连锁加盟肯定是幼儿园品牌快速发展的必经之路。任何一个行业都会经历从最初的跑马圈地到后来的大鱼吃小鱼的阶段,民办幼儿园市场也是如此。民办幼儿园从出现到崛起,也不过刚经历短暂的10多年时间,未来必将是大浪淘沙,发展过快或是过慢的企业都将经受考验。而在保持高速增长的情况下,幼儿园品牌能否成功复制自身模式,强大的基础和充分的准备则是最终制胜的关键。

风险之二:人才瓶颈

一天之内从园长到老师集体跳槽

人才羁绊发展脚步

几年前,北京一家幼儿园曾经出现过在某一天从园长到老师集体跳槽的新闻。可想而知一早来上学的孩子和家长望着空空的幼儿园,会是怎样的惊愕。

在竞争的刺激下,幼教人才的缺乏让许多竞争对手之间相互挖角。一些幼师甚至只是为了对方待遇稍高一些,就弃手头的工作于不顾,选择了跳槽。“个人或机构投资民办幼儿园,首要条件就是人才。一个富有爱心和教育责任感、洞悉早教市场规律、具备高效执行力的专业团队,是成功的基石。”红黄蓝早教机构董事长史燕来对此很感慨,不能因为追求速度和规模而忽视了人才的储备,否则将得不偿失。

幼师的职业心态重塑

“对于幼儿园老师的要求,不仅仅是需要其具备怎样出众的才艺,更重要的是要对这一职业有发自内心的喜爱。”这一点,美格双语幼儿园董事长毕晓阳有深刻的体会。她曾经也是唯一一次打广告招聘师资,以不错的待遇招来了一批各方面才艺都出众的老师,可是半年之内大多数老师都流失了。究其原因她发现,园里有很多细节要求让老师觉得执行有难度,如园内要求老师每次与孩子说话必须蹲下来,以给孩子平等的感受等等。这样一来,每位老师每天必须蹲很多次,这些走掉的人不喜欢,也没有耐心这样做。类似这样的细节,对许多年轻老师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

其实,有相当多走上幼师职业的人,是由于当初没有考取理想的大学,而被迫选择了幼师专业。对于这一职业,他们只看做是一种谋生的工具,对孩子缺乏发自内心的喜爱。因此,要招聘来好的老师,或是培养出有爱心并具有较高水准的老师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为了改变年轻老师普遍被动的心态,重塑老师的职业心理和事业,毕晓阳花了很多工夫,为他们进行职业规划,指明了从老师到班长、年级组长、主任、园长的升职路径,并要求每一位园长都要培养一名储备园长,为将来的扩张做准备。毕晓阳算了一笔账,园长是最核心的人才,如果现在5个园都储备了园长,等下一步再开5个园时,立刻就能派上用场,而且这些园长都是美格理念培养出来的,不需要再重新培训。

人才储备是扩张基础

可在老师看来,他们的离职更多还是受到了工资水平的影响。“幼儿园收孩子的学费很高,但给幼师的工资却很低,比如在北京,行业平均水平在1200~1700元,虽然包吃包住,但再高也高不上去了。”一位幼师感慨。而幼儿园品牌要实现扩张,人才的储备是至关重要的。对此,香港伟才国际幼儿园商务经理周国军认为,民营幼儿园也是家普通企业,由于没有财政的支持和减免税政策,普遍面临盈利的压力,付更高的薪酬并不实际。只有当该行业有更高的盈利能力时,才可能提高幼师薪资在整个运营成本中的比例。现在,在薪酬无法提高的情况下,幼儿园除了向同行挖角,就是把竞争链条前置到学校,提前向就业形势不好的幼教学校“预订”毕业生。

人才储备,决定着一个幼儿园品牌能否成功扩张。如果一个幼儿园招收100名孩子,通常需要20~30名幼师。如果一个幼教品牌每年开设10家幼儿园,就需要200~300名合格的幼师。因此,上规模的幼儿园为了更好的扩张和复制,纷纷开设了自己的培训学院或项目,亲手培育人才。

2009年,红黄蓝与美国Intrax开展Auparecare育幼师项目合作,培养和往美国输送育幼师,还承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就业指导中心的亲子咨询师CETTIC岗位培训项目。而Auparecare育幼师项目,也为红黄蓝打开了一个国际交流的窗口,能够了解更多国外先进的育儿理念和方法。那些从Auparecare培训回国的人才,也成为了红黄蓝的人才储备。

更为综合性的汇佳则在自己的汇佳大学内开设了幼教专业,目前有1000名在校学生,将来可选择汇佳的幼儿园择业。而即使旗下幼儿园分支全部都是直营,他们也会定期培训。



特别声明:本网站上刊载的任何信息,仅供您浏览和参考之用,请您对相关信息自行辨别及判断,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自互联网,如您知悉或认为本站刊载的内容存在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站网络服务提供者或进行网上留言,本站将在第一时间核实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联系电话:15313195777。


 

扫一扫,关注

电话:010-57425777